廉政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廉政教育>>文摘精选 文摘精选

最腐败的国家

发布时间:2008-03-04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

    在“透明国际组织”不久前发布的“2007年各国清廉指数排名榜”中,缅甸以1.4分的最低分值,被公布为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最腐败的国家”,其廉洁指数甚至低于此前被公认为全球最腐败的索马里、海地、几内亚和伊拉克等国家之后。缅甸因何成为最腐败的国家呢?“透明国际组织”表示,该国一小撮商界精英借靠拢军政府自肥,军政府高层官员生活奢华、过着“吃香喝辣”的生活,但大多数民众却被迫过着无水、无电甚至“一天只吃一餐”的困苦日子。
    触目惊心的高层腐败
    2006年7月,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主席、国防军总司令兼国防部长丹瑞大将为其小女儿丹达瑞举行了豪华婚礼,新郎佐朴温是一名陆军少校,兼任缅甸财政部的副局长。在婚礼上,新娘丹达瑞全身珠光宝气,仅脖子上就佩戴了多条珍珠和钻石项链,头上也坠满了名贵的钻石和珍珠饰品……这场豪华婚礼被人拍摄成了长达10分钟的视频,上传到国际著名网站YouTube上去,使得全球众多网民都一睹了缅甸军阀官僚奢华腐败的丑恶行径,国际舆论对缅甸军政府给予了强烈谴责,缅甸民众也因此而异常愤慨。但丹瑞却口气强硬地表示:“这件事背后有着神秘的政治意义,我将查明这段视频是如何被泄露出去的!”
    在这段记录丹瑞小女儿的婚礼场面的视频上,身穿传统礼服的丹瑞不仅露了面,还陪着全身“光芒四射”的女儿步进大厅,佐朴温则站在丹瑞和丹达瑞身旁,向垒成塔状的玻璃杯倾倒香槟酒。画面还扫视了数百名身居军政府高位的在场宾客,他们的座位安排透露出了每个人的地位,如丹瑞及其副手落坐的桌子与其他人远远地隔开了。丹达瑞夫妇不仅当着宾客们的面切开了5层高的特大蛋糕,还在奢华的宴席结束后站到了一张由黄金丝床单覆盖的大床前合影,并接受宾客们“闹洞房”;画面中还可见其新房极尽奢华,如举目皆见红色的丝绒布自天花板垂下,将这场婚礼的排场衬托得更加超豪华。
    有外泄的消息称,在这场令缅甸前首都仰光市民无不瞠目结舌的“世纪婚礼”中,丹瑞及其小女儿光收到的礼金就达5000万美元,相当于这个拥有5300万人口的国家全年国民医疗保健预算的3倍还多。另有传闻称,丹达瑞夫妇还收到不少礼物。其中包括多辆名贵轿车和多幢豪华住宅。由于挂在丹达瑞脖子上的钻石全都大如樱桃,仰光市民为她取了个绰号就叫“钻石丹达瑞”。
    但在部分仰光市民眼中,缅甸军政府现任领导人丹瑞为女儿举办的婚礼,其规模与档次仍比不上军政府前领导人奈温为其女儿举办的派对,显得“没有品位”,原因是丹瑞小女儿身上的钻石“色泽有点偏黄”,不如奈温女儿身上的钻石那么光亮。也有人认为这样的铺张行为发生在丹瑞身上太不可思议了,因为现年73岁的丹瑞,留给人们的印象是素来谦让温和,对腐败行为深恶痛绝——他曾以“消除腐败”的名义下令撤掉过多名高官,而今却爆出了“五十步笑一百步”的丑闻。
    2005年7月,缅甸军政府中第3号领导人,被任命为总理刚满1年的前总理钦纽,因受到腐败、行贿8项指控,在仰光被一个特别法庭判处14年有期徒刑,原因之一是“他擅自逮捕了近200人,并将收缴到的42吨玉石和数百万美元现金据为己有”,他的两个儿子也同时被认定有罪,另有38名同钦纽有关的官员被判刑20至100年。负责“拿下”钦纽集团的正是后来奢华嫁女的缅甸高级领导人丹瑞,打那以后,接替钦纽的新总理虽然是缅甸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第一秘书长梭温中将,但缅甸军队的控制权实际上落入了丹瑞之手。
    缅甸军政府于2006年11月初宣称:为消除政府部门的腐败现象,树立清正廉洁的政府形象,缅甸联邦已对军情局和海关等部门进行整顿,将加大政府部门工作作风的整顿力度,并对电力、邮电通讯、商务和内政等部门进行监督。但由于高层腐败未得到有效遏制,在这场“反腐风暴”中被挖出来的都是些“小蛀虫”,如2005年至2006年间,缅甸当局共查处了1247名腐败公务人员,但职务最高者仅是原海关关长钦貌林上校。
    政府腐败令国贫民穷
    缅甸土地肥沃,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本来最有潜质成为东南亚最富裕的国家之一。遗憾的是,如今的缅甸却是全球20个最贫困的国家之一,联合国估计该国人均年收入仅为200美元左右,不足其邻国泰国人均年收入的10%。这种资源富集与民众贫困之间的矛盾,与缅甸军政府掌权40年来的管治不力不无关系——缅甸政府机关的办事效率很低,人们在因承包工程、海关报批等事项而与政府部门打交道时,经常会碰到有关人员索取贿赂的现象,有的公司于是采取暗中行贿的方式,如以高于市场价五六倍的价格租用政府主管人员的出租房等,来达到向主管人员行贿的目的。
    有人分析说,导致缅甸军政府官员腐败的不是权力,而是恐惧——那些掌权者恐惧丧失权力,以及无权者恐惧权力的蹂跋,都导致了这个国家的腐败。因此,大多数缅甸军政府官员都存在这样的腐败行为:首先是贪婪的腐败,即由欲望导致的腐败,也就是由于受到诱惑或出于个人喜好,背离了正确的道路;其次是偏狭的腐败,即采取错误的方式去敌视那些心怀恶意者;再次是愚昧的腐败,即由于无知所带来的行为失常;最后是恐惧的腐败,即恐惧心理窒息并缓慢地摧毁了所有的是非观,进而导致其他腐败行为的滋生。
    据西方媒体报道,缅甸军政府控制了该国的燃油买卖。该国当局一直通过财政补贴的形式,坚持实行低价限量的燃油政策,以免因交通费增加而导致物价全线上涨。但军政府2007年8月中旬突然大幅度削减燃油补贴,令燃油价格暴涨,其中柴油价格上升了一倍,天然气价格更是暴升了5倍,日用品如蛋、食油及家禽等价格也大幅上升。军政府宣称,削减补贴令价格上涨是必须的,因为随着油价上升,军政府要支付的燃油补贴金额越来越大,削减补贴既可减轻军政府负担,亦可让军政府拿出更多钱“投放在社会计划上”。
    但事实上,缅甸军政府并未用更多的钱去解决社会问题,而是花费巨资去兴建其新都彬马那,并动用大量国库资金却维持着一支恐怕在全球范围内皆属最庞大的军队的运转。为了弥补国库亏空,军政府便采用加印钞票、提高关税等非常规手段,来补贴库房收益。尽管军政府始终在夸大缅甸的经济增长速度。故意粉饰太平,但缅甸经济实际上近40年来一直萎靡不振,且众多国民如今都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下。为此,缅甸国民自2007年8月19日起爆发了多次示威活动,抗议政府大幅提高燃油价格。
    来自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数据显示,如今的缅甸有1/3的儿童长期营养不良,有些地区的比例甚至高达2/3。由于经济极端困难,大多数缅甸人都只得采取不同的求存策略,例如不少上班族因支付不起昂贵的公交车费,只能选择步行数公里路去上班;即使在建筑工地上卖力干活,不少上班族每天也仅能挣到10元人民币左右;不少缅甸民众为了省钱,每天都只吃一顿饭,有的家庭甚至靠变卖家当来换钱吃饭;大部分平民们生活在长期无水、无电的地区,仍过着十分原始的生活……遗憾的是,对于诸如此类民间疾苦,缅甸军政府根本不知情或不加理会。
缅甸拥有5000多年的悠久历史文化,但这个国家如今却毒品肆虐,在过去数十年中都是全球最重要的毒源地之一,其毒品问题如此严重,与缅甸政府官员轻易受贿不无关系。大部分缅甸政府官员都十分腐败,凡事都要钱——由于经济不发达,缅甸的政府官员薪水很低,为了过好日子便四处索要小费、收受贿赂,外国人在缅甸找官员办事无一例外地都要“提钱来见”。譬如司机在缅甸开车时触犯了交规,一般都得把一卷钱捏在手心里再同警察握手,精于此道的警察仅凭手感就能判断出钱的面值大小,对知道“礼数”的肇事者立即放行。这样的腐败现象并不只在下层官员中盛行,就连部长们也不例外,所以军政府有一次因受贿问题于一夜间撤换了十多个部长。
    腐败现象无处不在
    到过缅甸的外国游客可能都有这样的经历在机场接受缅甸军人实施的护照查验或安检时,如果你身上带有不少未经入境申报的现金,很有可能会令检查人员立即来了兴致。这些钱如果是美元或人民币,检查人员可能会千方百计地搜寻其他“疑点”,对你进行百般刁难;如果这些钱是缅币,则可能被军政府合法地“没收”,因为缅甸军政府规定不准将缅甸国家货币带出境外。不过,如果你拱手向实施安检的缅甸移民苦察“奉献”上1美元或200元人民币,即使包里藏着大块毛玉石也能顺利过关。
    2006年,仰光共有550余名交通警察因为向违反交通规则的人收取贿赂,被送往边境城镇或乡村地区以示惩戒,但这并未让那些大肆收受贿赔的缅甸交警收手。为了打击交管部队中泛滥成灾的贪污受贿现象,缅甸军政府不得不于2007年3月解散了成立已25年的交警部队,招募新人重组交警部队。与此同时,军政府还不得不着手打击公务员队伍中的贪污受贿现象,仅2006年11月就在关卡部门中开除了1/5左右的员工。
    2006年11月28 日,缅甸军政府还对财税部的109名涉嫌贪污受贿的公职人员进行了调查,在这些被调查人员中,担任职务的官员有30名(包括1名处长、2名副处长、16名处长助理和10名首席官员),负责征收税款的工作人员有34名,另有44名副征税员和1名助理征税员。该腐败案件的爆出,说明缅甸整个财税系统都笼罩在了腐败的阴影之中。
    缅甸的腐败现象其实由来已久。著名作家奥威尔在其长篇小说《缅甸岁月》中,着重笔描写过缅甸在英国统治时期的社会腐败,书中称:“全缅甸只有50个初等法官不腐败,另外600个法官经常从诉讼当事人处收受礼物,因为那通常等于其全年工资的10倍……”书中的缅甸治安官员波钦诽谤副专员麦格雷戈,败坏印度医生弗拉斯瓦米的名誉,结果引起一场暴乱,却让他能对到法庭上的人大敲竹杠,并因此大发其财。
    缅甸华族作家貌强(张国强)在描绘缅甸近年来的腐败现象时,也坦言说“仰光机场不大,但每个入境者都必须兑换300美元的等值外汇券,这是政府在捞兑换差价。换汇官员会很有‘礼貌’地,低声请求入境者给他一张10美无的外汇券作为‘小礼物’——他们先用英文,后用汉语,笑容可掬。这‘小礼物’约等于他们一个月的薪水,或劳苦大众几个月的工钱。当然政府并没有这项规定,是他们放进自己腰包的。机场税每人才6美元,他们的收入比政府还多出4美元,算是比政府要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吧。由机场到仰光市区的康庄大道两旁尽是高级住宅区或旅馆、餐厅,其中有一座五星级豪华大酒店是军方势力集团开办的,服务周到:要见任何政府要员都能安排,只是服务费高昂而已。”
 
摘自《法制与社会》     文/敬 南

版权所有 © 河北师范大学 纪委监察处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南二环东路20号 邮政编码:050024 技术支持:载驰科技